來源:中國法院網

  “生活不止眼前的茍且,還有詩和遠方”。許多人選擇假期走出家門,通過旅行去尋找“詩和遠方”,而旅行社、旅游平臺等也就成了大家實現“詩和遠方”理想的重要媒介。但因現在市場上旅行社服務良莠不齊、旅游平臺內部管理不規范、旅游者自身法律意識不足等原因,不少朋友的相關利益也因此受到損害。北京市房山區人民法院的法官整理了三個與旅游相關的典型案例,希望給讀者朋友以有益啟發,在追尋“詩和遠方”的同時,能夠更好地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游客突發疾病去世  旅行社不承擔賠償責任

2015年黃金周期間,小張的父親老張(47歲)參加了某旅行社組團的本市周邊三日游活動。旅游活動第三天,老張突然昏厥,救護車趕到后,立即送老張前往醫院進行救治,但是非常不幸,老張經搶救無效去世。

老張本次出游僅通過旅行社投保了旅游安全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但因旅行社沒有為老張投保突發疾病險,致使保險公司拒絕理賠。小張認為,旅行社存在未盡安全保障義務、為父親老張投保的《旅游安全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中沒有投保突發疾病險等過錯,所以旅行社應對父親老張的死亡承擔賠償責任。于是小張到法院起訴,要求該旅行社賠償小張因老張去世造成的損失,包括搶救費、喪葬費、交通費、死亡賠償金、保險公司拒絕理賠的保險金等費用共計100余萬元。此外,小張還要求旅行社退還全部旅行費560元。

被告旅行社辯稱,旅行社僅僅是為老張代購保險,老張的去世與旅行社無關,故不同意小張的訴訟請求。

法院查明,被告旅行社為老張投保了旅游安全人身意外傷害保險,且事發時處于保險期內;老張的死亡原因為腦干出血;保險公司以“腦干出血屬于疾病,不符合保險合同中的意外傷害”為由拒絕理賠。

法院經審理認為,老張與被告旅行社之間存在旅游合同關系,老張在旅游過程中死亡,原告小張作為老張的繼承人,有權向被告旅行社提出賠償。

但本案中,旅行社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法院認為,旅游經營者在組織旅游過程中應當提供符合約定的旅游服務,應當對旅游者的人身、財產安全盡到相應的安全保障義務。但是旅游經營者的安全保障義務應當限于其能預見的合理范圍,其提供的安全保障應當在其能力范圍之內。本案中的旅游行程不存在需要特別提醒的安全注意事項,老張系突然暈倒,在送醫救治后去世,導致其去世的原因是腦干出血。在老張暈倒后,現場導游及時將老張送醫救治。老張的死亡實屬其自身身體原因導致的不幸事件,老張的病發、死亡顯然超過了被告旅行社能夠預見的合理范圍。至于保險問題,被告旅行社已經按照規定為老張投保了旅游安全人身意外傷害保險,老張突發疾病導致死亡無法獲得理賠的后果不能歸咎于旅行社。因此,法院駁回了小張關于搶救費、喪葬費、交通費、死亡賠償金、保險公司拒絕理賠的保險金等訴訟請求。本案中的旅游行程為3天,老張未參加全部的旅游活動,對于未發生的旅游費用,被告應當退還。根據本案中旅游行程的實際情況,法院酌定被告旅行社退還旅游費200元。

法官提示:旅游活動雖可以放松休閑,但免不了舟車勞頓,有的旅游活動,也不適合一些有特定身體疾病的旅游者參加。旅游者應如實告知旅游經營者其與旅游活動相關的個人健康信息,有利于旅游經營者判斷是否接納旅游者參加相應的旅游活動,也有利于旅游經營者在接受旅游者報名后在合理范圍內給予特別關照,減少安全隱患。旅游者如認為根據其自身狀況參加本案中的旅游活動還需投保其他保險險種的,應當主動告知要求投保或自行投保。

未完成平臺所示服務 旅游平臺承擔賠償責任

小楊夫婦到法院起訴某網絡平臺所屬公司,稱今年上半年,小楊夫婦準備去西藏度蜜月,經過比對各網絡平臺的旅游產品與服務,最終選定與某網絡平臺簽訂旅游合同。合同約定旅游者為2人,旅游費用為15438元,行程共計10天9夜,旅游線路為西寧-青海湖-拉薩-日喀則-林芝。小楊夫婦全額交納了旅游費。當小楊夫婦與同行者一行53人隨團行至拉薩時,該平臺以西藏旅游局規定每車不超過20人(含一名司機、一名導游、一名交警、游客17人)為由,說不能繼續帶隊出游。在該平臺未采取分車、加導游等任何積極措施的情況下,致使小楊夫婦等53人在拉薩長時間滯留在賓館,導游失聯,團餐無人管。合同約定的林芝、納木錯、日喀則、扎什倫布寺等沿途行程均未實際安排。該平臺的違約行為致使小楊夫婦的合同目的無法實現,故訴至法院,要求該網絡平臺所屬公司退還小楊夫婦旅游費15438元,并給付小楊夫婦違約金3087元。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被告網絡平臺所屬公司承認有上述訴稱行為,并同意退賠小楊夫婦部分旅游費用,后經法院主持調解,雙方當事人自愿達成調解協議,由被告網絡平臺所屬公司返還小楊夫婦旅游費五千元。

法官提示:隨著網絡飛速發展,一些傳統行業如旅游業也逐步進入“互聯網+”時代,旅游者可以足不出戶就搜集到各種需要的資訊,并選擇相關產品與服務,這本是好事,但由于網絡旅游平臺內部管理不規范等原因,部分網絡平臺仍存在不履行合同義務等情況。對此,法官提醒,旅游者在線選擇旅游產品時,應盡量選擇口碑好、有資質的平臺,應仔細閱讀網站所示各項內容,并通過在線咨詢、人工咨詢、線下咨詢等方式詳細了解產品內容;出行前要與旅行社簽訂相關合同;在旅游過程中,如出現平臺所示服務與其實際提供的服務不一致等情況,應及時向服務提供者反映。如經協商,平臺服務提供者仍不能很好履行合同義務,當事人應通過向消協反映、到法院起訴等方式積極主張己方權利。

境外游遇當地局勢惡化  游客起訴旅行社

王女士起訴稱,2014年9月,王女士與某旅行社訂立合同,約定該旅行社為王女士安排2014年9月18日至10月10日在卡塔爾、也門、阿曼三國的全部旅游事宜,但在9月23日王女士入境也門當天,該旅行社單方面終止了也門段的合約,拒絕提供也門境內的一切服務,導致王女士的也門段行程完全未能進行,并造成王女士在也門境內滯留數日。王女士認為該旅行社的行為構成違約,故要求該旅行社退還也門段團費、也門簽證費、王女士在也門境內產生的住宿費、公路交通費、違約金等共計十萬余元。

被告旅行社辯稱,旅行社未完成合同約定事項是因為在王女士旅游過程中發生了不可抗力的事項,王女士是在9月18日出發,9月22日中國外交部發出安全提示,建議中國人盡快撤離也門。9月22日航空公司已經停運,旅行社已不具備履行合同的客觀條件,故旅行社取消了接下來的行程,并退還了剩余部分旅游費用,并要求王女士按照安全提示及時回國。但王女士執意不回國,其違反了國家的安全警示規定,根據旅游法的規定其自行支出的費用應當自行承擔。

法院經審理確認,王女士與旅行社于2014年9月10日訂立的《團隊出境旅游合同》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該合同約定了旅行的行程,由被告旅行社向王女士提供交通、住宿、導游等服務,由王女士以總價向旅行社支付費用。2014年9月下旬,也門首都薩那的局勢惡化,外交部領事司與中國駐也門使館聯合提醒中國公民盡快撤離,薩那的局勢是合同雙方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屬于不可抗力。在此情形之下,為了游客的人身安全計,被告旅行社建議王女士盡快離開也門,并取消了進一步行程,是符合旅行社的職責的,也是符合通常認知的。由于被告旅行社未能完全履行合同是基于不可抗力的發生,故應當免除被告旅行社的相應責任。王女士以旅行社未能履行在也門段的合同義務構成違約為由,要求旅行社退還也門段團費、也門簽證費等要求,缺乏事實及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據此,法院駁回了王女士的訴訟請求。

法官提示:出境游近幾年在我國非常火熱,每年出境游的人數呈持續上升態勢,數據顯示,2016年十一黃金周期間,出境跟團游客總數量約為139.9萬人。相對于國內游來說,出境游由于境外局勢、風土人情等均與我國有較大差距,旅游者不僅要提前做好出境游攻略,選擇名聲較好、較為靠譜的旅行社,在旅游途中如發生任何突發情況,都應當以安全為重。如遇我國外交部針對旅游目的地發出安全提示,有條件者應及時回國。如與旅行社就行程等問題發生糾紛時,應依法理性維權。


2018年04月13日

20180413周五例會學習

添加時間:

來源方式:

全部評論()

評論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
福建快3开奖号码今天